夜的第七章 - 周杰伦

night.jpg

1983年小巷 12月晴朗 夜的第七章
打字机继续推向 接近事实的那下一行
石楠烟斗的雾 飘向枯萎的树 沉默的对我哭诉
贝克街旁的圆形广场 盔甲骑士臂上
鸢尾花的徽章 微亮
无人马车声响 深夜的拜访
邪恶在维多利亚的月光下 血色的开场
消失的手枪 焦黑的手杖 融化的蜡像
谁不在场 珠宝箱上 符号的假象
矛盾通往 他堆沏的死巷 证据被完美埋葬
那嘲弄苏格兰警场 的嘴角上扬

如果邪恶 是华丽残酷的乐章(那麽正义 是深沉无奈的惆怅)

它的终场 我会 亲手写上(那我就点亮 在灰烬中的微光)晨曦的光 风乾最後一行忧伤 (那麽雨滴 会清洗黑暗的高墙)

黑色的墨 染上安详(散场灯关上 红色的布幕下降)

事实只能穿向 没有脚印的土壤
突兀的细微花香 刻意显眼的服装
每个人为不同的理由戴着面具说谎
动机也只有一种名字那叫做欲望
far farther farther far far (far~)
far farther farther far far
越过人性的沼泽 谁真的可以不被弄脏
我们可以 遗忘 原谅 但必须知道真相
被移动过的铁床 那最後一块图终於拼上

我听见脚步声 预料的软皮鞋跟
他推开门晚风晃了煤油灯 一阵
打字机停在凶手的名称 我转身
西敏寺的夜空 开始沸腾
在胸口绽放 艳丽的死亡
我品嚐这最後一口甜美的真相
微笑回想正义只是安静的伸张
提琴在泰晤士

脚步声 预料的软皮鞋跟
他推开门晚风晃了煤油灯 一阵
打字机停在凶手的名称 我转身
西敏寺的夜空 开始沸腾

黑色的墨 染上安详
如果邪恶 是华丽残酷的乐章
它的终场 我会 亲手写上
晨曦的光 风乾最後一行忧伤
黑色的墨 染上安详

发表新评论